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为什么美国总是扶植腐败政权?这事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为什么美国总是扶植腐败政权?这事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2021-9-7 05:09:16 作者: 小马 围观: 771



古有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甩印而去归隐田园;今有堂堂一国部长,辞官不做宁去别国送外卖。


最近有这么一则消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前阿富汗政府通信和信息技术部长萨达特,在去年主动离开阿富汗后,如今在德国已经“沦落”到了送外卖的地步。

 

听起来太过超现实是吧?毕竟当年陶潜辞的不过一彭泽县令,这国家级部长干得好好的,混到这步田地又是为何?

 

其实这道理是一样的:受不了他所在官场的腐败。


萨达特自述离开阿富汗的主要原因,正是阿政府高层极度的腐败,因为不想和“腐败政府”同流合污,他毅然决然选择了辞职,而后跑到了德国送起了外卖。

 


很多人乍一听觉得不至于吧,不想腐败,不和他们同流合污不就行了,像陶渊明那样,回到民间,归隐田园。


但这条路,事实证明,在别的地方也许可以,但在阿富汗却不可能。

 

因为从普通的街道警察,到政府高层官员,再到法官、士兵和医生,腐败的恶习早已渗透阿富汗的每一个毛孔,没有人可以在这个腐败的系统当中独善其身

 

很多人惊讶于阿富汗塔利班攻势下,阿前政府一周内就兵败如山倒,那支花费数百亿美元,被拜登称作“30万打7万优势在我”的阿政府军,呈现出了“塌方式崩溃”。回头想想,政府如此从上到下系统性的腐败,不堪一击那不是很正常嘛。



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美国和阿富汗前政府口中的包括陆军、空军、特种部队和警察在内的30万国民军,根本就是有名无实。

 

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幽灵军”,说白了就是吃空饷,且规模相当庞大。至于阿国民军真正的规模,目前说法不一。

 

按照阿富汗官方的说法,包括军队和警察在内的阿富汗安全力量总共有35万2千人,但能够查明身份的却只有25万4千人。

 

但有美国官员认为阿富汗的实际军队人数只有5万,比塔利班还要少2万人。

 

绿色为阿富汗国民军人数,蓝色为警察人数。

图源: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这些“只见其名不见其人”的士兵们的工资,毫无疑问是落入了军官们的口袋,但“假兵”们的工资还并不能使军官们得到满足,“实体”下属们的军饷他们也照贪不误。


正因如此,底层士兵和警察经常数月拿不到工资,生活难以为继。不过上面层层克扣他们的工资,他们就通过向平民索取贿赂来弥补亏空,最后遭殃的还是老百姓。


甚至,有些军警为了能拿到钱,在采取攻击行动前还会给塔利班通风报信以换取贿赂。军官们向黑市售卖出去的大量武器大多也流入塔利班之手,有些官员甚至公然把武器和弹药卖给塔利班。


在全军贪腐的风气之下,只要是有任何牟利的可能,身处这个系统之中的每一个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出卖自己的队友、组织甚至自己的良知。



在阿富汗的整个社会系统里,军队的贪腐还只是冰山一角,彻头彻尾的腐败乱象充斥着全社会。


贿赂在阿富汗可以说是司空见惯,根据调查,有一半的阿富汗成年人每年至少行贿一次,人均每次行贿金额为160美元,而阿富汗人的均年收入,却不足500美元,一年光这个“打点费”,平均下来得占个人收入的30%以上,阿富汗的老百姓手里这点钱都花这上了。


行贿现象之所以如此普遍,是因为普通人不行贿在阿富汗真的寸步难行,政府工作人员,作为收受贿赂规模最为庞大的群体,常常是“敲诈式执法”,就连办签证、护照这种再正常不过的程序,不行贿都办不下来。


这种恶俗也传染到了社会,甚至教师在阿富汗都是“受贿”大户。想有个好成绩,给老师意思意思,基本都能给你改个考试成绩甚至泄露考题,证书之类的当然也不在话下。调查显示有50%以上的阿富汗人,都曾“贿赂”过教师。


想想前段时间那个阿富汗女导演自嗨式表演“逃离塔利班统治”时,竟神经错乱地喊出前政府时期阿富汗有900万女子入学。幸亏是编的,这要是真的,得让人坑多少钱……

 


老师受“贿赂”赚外快也有苦衷,因为他们想要得到这个铁饭碗,必须得向上面那些教育官员行贿,贿赂金额基本在1000美元左右,付出这么多成本自然就会想办法捞回来。

 

教师受贿这点小打小闹还不算啥,整个教育系统的腐败才是最严重的。阿富汗教育部门夸大学校和师生数量以骗取高额国际援助,都是再常规不过的操作,而这些钱中只有20%真的用于给老师发工资,其他都被当地安全和教育官员搜刮据为己有。


从未使用过的美援学校,崭新的桌椅被堆在户外准备用作柴火

图源:SIGAR

 

医疗系统的腐败就更是触目惊心了,之前《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题报道里描述过一个可怕的场景:无人照料的被截肢者在床上排便,血液从病人身上流进敞开的大桶,蛆虫在受感染的伤口上觅食,医生和护士为什么对他们不管不问?答案很简单,因为这些病人付不起贿赂。

 

哪怕你为这个政府打仗立功,只要没钱,医生也不会发善心给你治疗。


这篇报道提到了一个阿富汗警察阿里·努尔·哈兹拉特 (Ali Noor Hazrat),他在 2010 年底的塔利班火箭袭击中受伤入院,为了贿赂医护,他的兄弟拼命变卖掉家里的土地,然而等他凑齐这笔钱的时候,哈兹拉特已经在医院饿死。

 


而本应匡扶正义、秉公执法的阿富汗司法部门,则是当地人眼中最腐败的部门。

 

因为法官们基本都靠money上位,基本上不具备法官应有的资质,但只要钱给的多,法官甚至愿意当了军阀、恐怖分子的利益代表,法官在日常案子中被收买的现象更是数不胜数。

 

那些被收买法官和检察官,要么是帮行贿者直接阻止法庭受理案件,要么直接让证据和证人消失。一般贿金的多少会由法官的经纪人或中介人敲定,最后由法官、中介人和其他参与者一起分赃,有些法官甚至会公然在法庭上就贿款讨价还价

 

原告被告都想收买法官怎么办?那就价高者得呗,最终法官的判决不取决于事件公不公道,也不取决于证据充不充分,而只会取决于双方贿款的多少。

 

当然,如果没钱,用色也不是不可以。2012 年的时候阿富汗一名22 岁的自由记者德瓦(Dewa)来法院申请离婚,一个叫查希尔丁的高级法官向她索要贿赂,被她拒绝之后,竟然又死皮赖脸地提出想要和她结婚,以此作为批准她离婚的条件。

 


不过还好德瓦比较聪明,偷偷录下了整个谈话,又将录音带送到了最高法院,但很快她就收到了查希尔丁的死亡威胁。最后此事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阿富汗最高法院才将查希尔丁绳之以法。

 

什么司法,什么正义,说白了都只是生意。

 

相比于这些还只敢暗戳戳收贿赂的公务员们,阿富汗一些高官们可就明目张胆多了。有些甚至大张旗鼓地去索要贿赂,就差拿大喇叭吆喝了。

 

在阿富汗东南部的帕克蒂亚省,省长朱马·可汗·哈姆达德甚至派出武装部队到承包商的办公室索要贿赂,不给钱就赖着不走。

 


此人在迪拜甚至开设办公室专门负责与塔利班、巴基斯坦情报局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之间的利益勾兑,为了利益不惜“通敌”。而且像他这样的人,在阿富汗绝对不在少数,阿前政府倒台,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这么看下来,萨达特宁可出国送外卖也不当这部长,是不是就好理解多了。


作为全球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阿富汗的经济其实主要仰赖国际社会的援助,其国民生产总值(GDP)有40%来自于欧盟援助,但这么多年来,巨额的援助也并没有让阿富汗变得更好,整个精英阶层可以说是捞了个盆满钵满,但百姓却受尽鱼肉。



腐败,早已渗透进阿富汗的每一个毛孔。


但是问题来了,英美有句话“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好像也被奉为腐败问题的金科玉律,然而阿塔那样被西方批的一无是处的“独裁政权”,居然不如美国扶植的“民选政府”腐败?以至于阿塔一卷土重来,前政府瞬间众叛亲离。


而更大的问题是,似乎美国扶植的那些傀儡政权,总是腐败成性,最终难逃土崩瓦解的命运?



有人可能要说这是仇美观念作祟,以偏概全。但其实这个“规律”连欧美自己都发现了。


《经济学人》最近刊发了一篇文章,标题直接了当,就叫《为什么美国“乐此不疲”地扶植腐败的附庸政权(Why America keeps building corrupt client states)》,副标题是“在阿富汗的失败表明美国并没有吸取越战的教训”。



啥是越战的教训呢?


当年美国的“援助”下,就产生了大量的越南“幽灵士兵”,如今阿富汗用花名册的“假兵”吃空饷,高度复刻。1975 年在湄公河三角洲的南越军队名册上,有四分之一的名字是虚构的。一些南越军官为了挣钱,甚至下令放空炮,因为打完剩下的弹壳,可以卖废铁。


而当1971年“五角大楼文件”把这些公之于众后,参与报道的《纽约时报》与《华盛顿邮报》之类的主流媒体却仅仅将美国的失败归因于南越政府腐败无能。


而现今《经济学人》的文章也没什么两样,将美国在阿富汗及越南的扶持傀儡失败,单纯归结于扶植政府的腐败无能:卖官鬻爵、任人唯亲、贪污兵饷、军政沆瀣……


无论是早期美国扶植的国民党政府,还是伊拉克政府军,或韩国的李承晚政府,抑或是南越的吴庭艳政府,莫不如是,巨贪横行,事后再被美国人拉出来鞭尸,罪责都推到他们头上。


不知道美国人是否曾经考虑过,自己总是扶持腐败透顶的外国傀儡政权,是人家本来就腐败,还是因为美国的扶持才腐败——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观察这个问题,不用往远了看,咱中国历史上不就有个现成的例子?


蒋校长:我有强烈的预感……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4月23日解放了国民党政府的首都南京。宜将剩勇追穷寇,国民党反动派大厦倾颓之势已无可阻挡。


此时头疼的不仅是蒋校长,他的大恩人——大洋彼岸的美帝国同样焦头烂额。当政的总统杜鲁门、国务卿艾奇逊等白宫核心班子,正面临着来自各路政敌的刁难。



同今天一样,美国最高层政坛唇枪舌战的核心,不在解决国内问题、关心美国人民,而是聚焦在——谁应该为“失去中国”负责


在野的共和党人持续攻击民主党杜鲁门政府“给国民党的支援不够导致共产党得了天下”,如此窘境下,什么“盟友”,大位为重。于是,1949年8月5日,美国国务院出台了一份《美中关系白皮书》,核心内容其实只有一个:


美国尽力了,国民党太拉胯



为了“自证清白”,白宫这份白皮书除了详细陈述了美国政府对蒋政府的援助信息外,还专门安排章节,历数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你们看好啊,该帮的我都帮了,实在是他自己不争气!


白皮书的论述逻辑充满神奇的因素。比如说为了对抗中共,美国得出的结论竟是:唯一的选择,是“站在一个失去自己军队和自己人民的信任的政府一边”!



绝了!


更值得玩味的是,短时间内就能出来这么详细生动的资料,美国当真是第一天知道国民党政府的腐败吗


显然不是。美国人自己承认:


“美国官员……关切国民党的这种每况愈下,势必影响到它最后与中共政治或军事的斗争。他们在一九四三年及一九四四年便担心国民政府可能如此自绝于国人,以致在战后竞争权力时证明它竟无力能维持其权力。”


抗战时美国人就看出蒋政府将“自绝于国人”,遑论抗战以后。


艾奇逊国务卿在白皮书里明确表示:在抗战结束后,美国政府以赠予和借贷的方式给与国民党政府的援助总数高达20亿美元,占当时中国政府货币支出的一半以上


时任美国务卿迪安·艾奇逊


而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二战后至1949年8月,美国对外援助总额(约200亿美元)的五分之一,都“慷慨”地给了国民党政府。


1947年再度来华的美国特使魏德迈在离华之前,还专门重申了他对国民党政府腐败的不满;然而在他回到美国后,向白宫的建议居然是——加大力度,更大规模地援蒋……



美国国会还有很多议员在运作,为凯申公的腐败政府辩护,甚至不惜将锅甩给白宫杜鲁门政府那里。


那么,明知那是一个腐败透顶、无可救药的外国政府,仍然义无反顾地予以鼎力支持,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国民党政府贪了这么多年,一贯“新闻自由”而且“素养极高”的美国舆论界,竟毫不知情,甚至国会议员,也不了解实情,这下却瞬间就爆出这么多黑料,实在是堪称戏剧性


当你尚能得势,为美帝国老老实实做买办的时候,美国最高权力者就会为你保驾护航,任由你为非作歹,国内民怨沸腾,国际舆论却不起半点波澜。


由于之前美国官方对国民党腐化堕落的掩藏和美化力度是如此之强,以至于哪怕这份总篇幅长达1000多页(正文400多页,其他为附录)100多万字的白皮书,用白纸黑字呈现蒋政府的腐败状况,仍有不少美国人坚决不信:


他们相信,把蒋介石政府斥为腐败无能的反动政府,是国际共产主义为了搞垮这个政府而对它加以诋毁的花招……散布极端虚假的谎言,他们对蒋介石的指责是不能得到事实证明的。



“不能得到事实证明”?你就问当时的中国老百姓想不想揍你就完事了。


等到败局已定,没有利用价值了,美国人翻脸之后的“揭黑”却比谁都犀利,看看白宫在白皮书里是怎么说蒋校长的政府的:


国民党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其“堕落、无能、贪污腐化以及失去群众的信任”;


“世界上最差的军事领导”……


看老子把你们都写进日记里!


白皮书开篇是国务卿艾奇逊对总统杜鲁门的《进书表》,里面讲得更是十分赤裸裸:


“国会和新闻界对我们的对华政策(指最终放弃国民党政权)提出了批评,主要是他们不了解事实的真相。过去马歇尔将军一直不愿将事实全盘托出,是因为担心损害委员长日益衰落的命运。现在国民党已经接近垮台,今后美国不必再支持……”


艾奇逊的言语中还对此相当自信,称,没有感到如今发表白皮书有任何的障碍。



帝国主义者是真不明白这样强扶的腐败政府最终必然失败吗?


其实他们早就发现了,帝国再强的霸权、再精锐的武力,其实最后都无法战胜人民和革命的力量,


美国的 “对苏宝具”、遏制战略的提出者乔治·凯南,他当时对即将败亡的国民党政府做出了这样的分析:


时至今日国民党政府还能否挽救自己?答案是不能。这在“10年前”已显露出来,现在不过是变得更加清晰了。



而对美国未来的对华政策选择,凯南这样评述:


(假设)美国人民不在乎所付出的政治和财政代价,共产党在战场上被打败,国民政府成为统一中国的主宰。之后又怎样呢?我们能确保国民政府不会再次瓦解吗?我们用什么来保证革命——我们的行动不可能根除其产生的基本原因——不会再度爆发?


美帝国心里明镜一样,他们扶持的就是反动政府,美国不帮它会崩溃,帮了到最后也是崩溃,怎么都是必输的局。但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看见了,时至今日美国还是乐此不疲


贪腐无度的阿富汗前总统加尼的画像被毁


为什么呢?


1949年8月12日新华社发表的社论《无可奈何的供状——评美国关于中国问题的白皮书》中,引用了当时尚未解放的广州的国民党报纸内容:


“美政府指责中国(国民党)官员贪污舞弊,此为不可否认之事实。但美国派来中国之人员,其贪污程度比诸中国官僚亦无不及。如战后之‘善后救济’事宜及近年之‘经济合作’等工作过程中,美籍人员之贪污舞弊事实诚不可胜数。”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驻阿富汗美军高官手捧1280美元的咖啡杯点头称是。



当年美国政府的“白皮书”,反成为美帝国的“认罪状”,教员曾连发五文(《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唯心历史观的破产》)痛批,中国民主人士、社会各界密集讨论,深刻教育了中国人民,更让中国的大量“民主个人主义者”、“骑墙派”彻底看清真相、扭转过来。



如今拜登政府正被政敌紧追“为仓皇撤离阿富汗负责”的问题,也许,我们可以期待又一份“白皮书”,教育一下世界人民?





标签: 暂无标签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资源大咖吧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作者信息

广告位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