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扫黑风暴》尺度再大,也不如现实的残酷

《扫黑风暴》尺度再大,也不如现实的残酷

2021-8-30 06:08:26 作者: 小马 围观: 2511
最近这段时间,《扫黑风暴》,在一众大投资、大制作的各类剧集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常驻在热搜上的热播剧之一。



目前,这部剧的大结局已经近在眼前。虽然因为“超前点播”、“送检片源泄露”、“主角演技有些不足”等消息和评价,引起了不少网友的不满。但目前为止,这部剧还是好评居多,豆瓣评分也在8.0左右,是一个很不错的分数。


《扫黑风暴》这部电视剧,有几个看点:


一是题材新颖,电视上很少能看到关于扫黑除恶主题的作品;二是剧情劲爆,一些内容尺度之大让人忍不住瑟瑟发抖;三是悬念够多,关于谁是反派的猜测在互联网上此起彼伏;四是容易联想,因为剧中选择的案子,都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


总结起来就是俩字,刺激!

2_nnedoyw6nBxwXqFiarSlLI7tiaRVqA.png



没有一个人在看了《扫黑风暴》后,不被气得牙痒痒,这是大多数人看剧后最直观的感受。


无论是行事张扬的反派,还是披着羊皮的黑伞,又或者是阴郁狠戾的凶手,都能够引起观众的愤慨。


在电视剧一开始,为了加深观众的印象,剧方就下了一剂猛药,吊足了观众的胃口:


在中央督导组来绿藤市调查的路上,一个名叫薛梅的女人手持证据跪在马路中央,想要寻找自己失踪了14年的丈夫;


在督导组的车子从这里路过时,一辆环卫车正停在路边洗刷地面,虽稍显突兀,但又在情理之中;


然而没有人想到的是,前一秒还活生生的薛梅,后一秒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了环卫车里;


薛梅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死在了一首《祝你平安》中。


一个普通百姓,是怎么弄清楚中央督导组的行车路线和飞机时间的?很容易就联想到,是有人故意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薛梅,然后借此机会杀了她。



薛梅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一桩惊天巨案,并且同绿藤市的政界人员脱不了干系。
3_WcxmbWSIvNRrz8jwupw4NZdyQJcovg.jpg




接下来,镜头一转,一个名叫马帅的男人,正坐在看守所的桌子前,慢条斯理吃着日料刺身,抽着大颗的雪茄。


从他身上的经典橘色小马甲,和腕上左右相连的银色手镯,不难看出,他肯定是犯了事儿才被关了进来。



为了躲避中央督导组的调查,马帅故意狠狠地和别人打了一架,然后借机进了看守所。


一个被拘留的人,居然能在看守所中大鱼大肉,好不快活,绿藤市的警界被腐蚀渗透到了什么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5_arKWBrXRvOTh9srJax5mXH8rzb1VJQ.jpg


另一边,中央督导组终于抵达了绿藤市区,当地的官员们为了迎接督导组,摆了一场接风宴。



秉承着不要铺张浪费的原则,这场宴席改成了自助餐。大家相互交流工作,谈笑风生,然而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涌流动。


不少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中央督导组的人。他们住的地方虽然没有摄像头,但却多了不少来历不明的车辆。


作为专业扫黑人士,中央督导组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扫黑除恶,除了打击黑恶势力以外,更要揪出背后的保护伞。


于是,督导组组长骆山河半开玩笑,半是警告着说:


“希望一个月之后的庆功宴,在座的各位都能参加。”

6_8vrzXNt8Ykyej3f1dpnKicichOheQw.jpg



整个剧情的大幕徐徐拉开,绿藤市的黑暗似乎近在眼前,只要伸出一只手,就能戳破一角。


然而接下来,本以为是个大角色的马帅,却意外死在了狱中,虽然尸检结果上的死因是心肌梗塞,但几乎没人相信这个结果。


薛梅丈夫的失踪,薛梅的死,以及马帅的“猝死”,无一不在指向一个特殊的时间点,那就是14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剧中每一个人在听到这个数字时,面上的表情都是讳莫如深,或是带有回避的惶恐。


就连男主角,马帅公司的法律顾问,黑白难辨的李成阳,同14年前似乎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7_4dsrYudOS7LHqOKUPmIaajm2vJQaXg.png




除了环环相扣的悬念外,剧中刻画人物形象也很有特点,往往是通过一两个细节,来展现人物的特征。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当属反派大boss高明远,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其家中装修可谓是古色古香,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诗词歌赋无奇不有,各种泡茶功夫更是一应俱全。


然而面相平和的他,骨子里却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上一秒,还和小女友麦佳你侬我侬,为小女友的明星梦鞍前马后,劝小女友和她的妈妈和好;


下一秒,小女友走后,笑着询问手下知不知道小女友的妈妈是谁;


对着一脸茫然的手下,高明远笑了笑,云淡风轻地说:“你刚把她妈埋了”。


麦佳的母亲,正是一开头就死去的薛梅。

8_5yNwB7rmCKuloQH9oQO7QWibkcVc7Q.jpg



《扫黑风暴》这部戏中,各个案子和反派人物,都能够从现实中找到原型。它是把许多现实中的案子,用一条线,然后相互关联串了起来。



比如高明远的人物原型,是湖南文烈宏案的主角文烈宏。


文烈宏是长沙赫赫有名的“文三爷”,以水果批发起家,而后开起了棋牌室。自2002年起开始大肆发放高利贷,并组织赌博活动,从中抽取利润。


而后成立了湖南宏达典当有限公司,实则是一家暴力讨债、开设赌场、发放高利贷的黑公司。


为了保证自己的“事业”屹立不倒,每年要给自己的保护伞交上几千万。


2017年,文烈宏和其保护伞、手下纷纷落网,还用2000万贿赂了狱警助其越狱,出逃50小时后又被抓了回来,轰动一时。


最终,文烈宏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而剧中的高明远,相比其原型文烈宏,更添了几分阴险与遮掩。

9_b91Nz2oI1Ticddibe64o0D3U7nMSGA.jpg



杨冬的原型,是海南黄鸿发案的主角黄鸿发。



剧中的“菜霸”杨冬,是控制了所有蔬菜的数量和市场,大家都需要向他缴纳保护费。“菜霸”有着数量众多的保护伞,菜农们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忍受欺凌。


而黄鸿发远比剧中的杨冬更加让人愤恨。黄鸿发借着父亲任职昌江县建委建安组组长的身份,开始四处作恶。


无论是娱乐场所、农贸市场,还是土建工程、驾校典当,全都被其和手下的黑社会牢牢把控。


同时,他们还开设赌场、非法采矿,就算闹出了人命,也没有被处理。


他通过“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的手段,获取了20余亿元的非法利益;并且用这些收益去拉拢、腐蚀政府职能部门和执法机关的领导干部,作为他们的保护伞。


2019年,黄鸿发一伙人因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等被依法逮捕,黄鸿发本人被判处死刑。

10_xSAePL7v0dgjHvz2Xb63ia0meDvSvg.jpg



而一开头薛梅苦苦寻找了14年的失踪的丈夫麦自立,原型是乌鸦之前讲过的操场埋尸案的受害者邓世平。



只因执着于工程质量,他被工程承包者杜少平残忍杀害。并且在多方运作下,十几年来一直处于“失踪”状态,警方不予立案。


直到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进驻湖南,邓世平的家人才有了一丝希望。


最终,掩埋了十几年的邓世平尸体重见天日,而以杜少平为首的黑恶势力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11_Qd3UzpjRnVuzIKHoChazD00xg0Miag.jpg



也有的案件虽然没有具体的指向性,但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身边的事情。


比如女主角黄希追查的“美丽贷”,整容诊所各种忽悠做手术,没钱的就让人去贷款。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自己身边的各种套路贷,并且回想起2016年的“校园贷”照片泄露事件。


一些为了各种理由想要更多钱的女大学生,选择了裸贷,不但个人信息被暴露无遗,各类照片被人泄露出来,肆意放在网络上浏览,并且还背上了利滚利的高额债务,并且被人用照片威胁,最终走向了深渊。


在《扫黑风暴》中,这些借了高利贷的女孩子,最终就从一个个正常的、拥有美好未来的人,逐渐走上了陪酒甚至卖淫的道路。
12_gb8kQJykdLQ04dOByPG9rfuibkLxug.jpg




而在《扫黑风暴》的几个案件里,最令人触目惊心的,当属徐英子姐弟的悲剧。


弟弟徐小山在当服务员的时候,在洗手间无意撞到喝多了的孙兴对着镜子,自言自语把自己曾经的名字是高赫,并且杀人后整容又逍遥法外的事情说了出来。


鬼迷心窍的徐小山把这一幕录了下来,并且还利用这个秘密敲诈孙兴。


孙兴正是大反派高明远的私生子,他的母亲是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贺芸,能够逃脱死刑就证明早已一手遮天,又怎么会甘受徐小山的威胁?


13_YMia25zNueJ1ibhOuDuwOUdMXy1LEg.jpg


于是,孙兴报了警。派出所所长胡笑伟亲自出马,拿着徐小山的手机,删除了里面的视频,并且告诉徐小山敲诈勒索罪的严重后果,徐小山当场被吓得尿了裤子。


孙兴知道后,觉得很好笑,决定不和徐小山计较。而徐小山的姐姐徐英子听说了弟弟的事情后,立刻赶来了派出所。


胡笑伟对着徐英子一番恐吓,说徐小山得蹲三年监狱才行。徐英子吓坏了,再三请求,于是胡笑伟假装勉为其难的样子,说自己可以帮助徐英子,让徐英子去凑钱赔偿。


为了凑够五万块钱救弟弟出来,最终徐英子选择了裸贷。
14_UDCsjPUPHodziaZAJLlzkhIxPvqiaQ.jpg




筹到钱后,徐英子把钱交给了胡笑伟,但胡笑伟还让她去当面向孙兴道歉。



颤颤巍巍的徐英子走进了夜总会,拿着话筒结结巴巴向孙兴道歉。


然而这时,孙兴接到了胡笑伟的电话,得知徐英子的同学是刑警林浩,而孙兴手下的“生意”接连出事,都是林浩带人端掉的。


于是,孙兴将一腔怒火发泄在了徐英子身上,带着手下的小弟轮奸了徐英子,对她进行了百般凌辱,并在事后转了一笔钱给她。


15_atopqvjyGPTP7PC9hLbr5wmjv49jGg.jpg


然而,受辱并不是这个可怜的女孩儿最终的宿命。



为了能让弟弟顺利被放出来,她直到弟弟被放出来后才去派出所报警。


但所长胡笑伟同孙兴蛇鼠一窝,狼狈为奸,不但不相信徐英子说的话,还因为徐英子收了孙兴的转账,认为她有卖淫的嫌疑。


单纯的徐英子没想过,原来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人可以黑白颠倒,是非不分。


最后,徐小山因为被怀疑还有备份的视频,被高明远的人在家中杀害,并伪装成了自杀的模样。


看到了弟弟尸体的徐英子,再也无法承受多重打击,最终选择了跳楼自杀,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16_8mPh8qobHZIj8xkWkIniaLLQ653iaA.png



这段令人发指的剧情,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了不久前频频登上热搜的“孙小果案”,而孙兴此人的原型,正是臭名昭著的孙小果。


并且在现实中,孙小果的恶行绝不逊于孙兴,甚至更加变本加厉。


比如很多观众看不懂,为什么在徐英子受辱的时候,孙兴要让她咬住茶几的一角。


这个细节来源于现实案例中,被孙小果欺辱过的一名女性。


1997年11月7日的晚上,孙小果等人将一名17岁的少女张某和她的朋友杨某带到夜总会,在包房内轮番对张某进行拳打脚踢,还用竹筷和牙签穿刺张某的私处,并用烟头烙烫她的手臂。


同时,他们还强迫张某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部猛击张某的头部,敲落她的牙齿。


当我们看电视剧看得怒火中烧的时候,当初被孙小果欺压过的人更是敢怒不敢言。

17_rSfG8SiaEfvRd7ZCsibbIFBZugxfjA.png



2018年7月,云南一个航空公司的空乘人员,来到了昆明市一家KTV喝酒唱歌。


在酒醉之际,一名空姐李某和她的男同事王某发生了冲突,在争执中,怒火中烧的李某撂下狠话,让王某别走,随后拨通了电话。


很快,一群纹身遍布的社会人员冲了进来,王某的膀胱被当场踢裂,带头的人正是孙小果。


很快,孙小果被取保候审,双方达成了和解,一场故意伤人事件轻轻松松就被化解了。


18_jykePpo9aVTZxVZLbian7Dic0ibcIA.gif



2019年3月,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在办理这件故意伤人的案子时,注意到了“孙小果”三个字,感到了不对劲,因为这个人早在十几年前,就被判处过死刑,怎么还能活着呢?



于是,一场针对孙小果的调查火速展开,而结果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从他18岁起,他就一次又一次犯下了重罪,并且一次又一次逃脱了法律的制裁逍遥法外。



不但没有低调做事,反而操持着昆明的夜场、黑产,成为了笼罩在昆明人民群众头上的阴影。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孙小果案才逐渐水落石出。

19_ZEVSDZIcwvfbicuZ05aLMfUbIpVv9g.png



出生于1977年的孙小果,曾于1992年入伍,但因未达到入伍年龄,于是其出生日期被改到了1975年。


1994年10月16日,还在服役的他,和四名同伙,将两名女生强行拖至车内带到郊外,并实行了强奸。


1995年12月20日,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对这一轮奸案件进行了判决,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但是,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不忍心让儿子坐牢,于是为其四处奔走。虽然孙鹤予只是一个普通的民警,但她熟知各种法条法律,再加上她的丈夫李桥忠长袖善舞,也身居官位,于是很快孙小果因为患有乙肝,被取保候审了。


此时,孙小果还是未成年,再加上其母亲和继父的四处奔走,最终为他办理了保外就医、监外执行。

20_2xChyyJ2zbRuzft8TWTFu5G4ia8GmQ.jpg



就这样,逃脱法律制裁的孙小果越来越嚣张。1997年,本应还在服刑的他,和同伙在公共场合挟持了两名17岁的少女,也就是徐英子的原型,并致其重伤。



并且在此之前,还先后当众强奸了3名少女,以及强奸未遂一个不满14岁的少女张某。


1998年2月,孙小果再度被判刑,因其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然而,被判处死刑的他并不服气,还提出了上诉。



1999年3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孙小果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因为高院认为,事发时张某已经满14岁,再加上强奸未遂,所以改判。


另一边,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因为伪造取保候审材料,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21_bx4gPxc5UZcXE8lwpgVpwQQDVT3SwA.png




2003年,出狱后的孙鹤予第一时间,就是想办法解救自己的儿子。



彼时,李桥忠已经当上了昆明市五华区城管分局局长,夫妻二人想方设法,开始给儿子找出路。


虽然是继父,但李桥忠为了这个儿子可谓是付出了不少的金钱,打通了不少的关系,简直就是“中国好继父”的不二人选。


为了让这桩不符合要求的案件启动再审程序,夫妻二人先是几经运作,和当时的省高院立案庭庭长田波搭上了关系,并向其行贿了10万元。


同时,李桥忠又请托了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冯家聪,向省高院转发了孙小果母亲的申诉材料。自上而下打招呼。就这样,孙小果案启动了再审。

22_IlYrDPib5cicBXzMyrhic0OHeZl9YQ.jpg



想要达到减刑目的,必须要在合议庭的审理上,让孙小果占到优势。


彼时合议庭内,对孙小果案重审的争议很大。为了能够减刑,李桥忠再次发挥“魔力”,通过关系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并且借助这层关系,给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赵仕杰打了招呼。


而审监庭庭长梁子安作为能否改判的关键人物,收受了夫妻二人价值11多万元的财物。


就这样,孙小果再审改判了20年有期徒刑。

23_77eADCtyXmHjuEtTl9TPN7CZBoQ9Zw.png



但是,孙鹤予夫妻并不满足,把目光转向了监狱。


罗正云,时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政委。他是李桥忠的同乡,也是李桥忠在边防服役时候的老上级。


在他的牵线搭桥下,夫妻二人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刘思源。


就这样,刘思源对孙小果百般照顾:他有自己独立的房间,里面可以看电视、吃零食、玩游戏机,也不用劳动,甚至随时都可以出去探亲。


并且,孙小果在服役期间,多次受到记功、表扬,两次减刑。

24_WxXaHkhsTxzHzsELWHQNy068OJq4VA.png



最离谱的一次,当属为了给孙小果减刑,夫妻二人费尽心思把孙小果从省一监调换到省二监服刑。


随后,管教干警把一张由省一监总工程师提供的设计图纸带到监狱,同服刑人员一起制作出了模型,就这样,一个署名为孙小果的“防盗窨井盖”被发明出来了。


在省二监副监狱长朱旭的帮助下,孙小果被认定为有重大发明专利,减去有期徒刑2年零8个月。


2010年4月,孙小果刑满释放。本该被执行死刑的他,实际才服刑了12年零5个月。


出狱后,他还大张旗鼓、为非作歹,进入KTV、酒吧、赌场、放高利贷等多个行业,无恶不作,被昆明市民称为“南霸天”。
25_Dxx0a86EIDBdqCJiaiczGkqwqmCiaw.png




终于,在孙小果再次犯下恶行后,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再审案公开宣判。



2020年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


孙鹤予和李桥忠行贿过的官员一百人等,也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无论是多大的保护伞,也抵挡不住扫黑除恶的进程。
26_gNwPNqOibvvtXichN6PNV0MKZKdZAw.png





同现实不同的是,在《扫黑风暴》剧中,孙兴的母亲贺芸,其实同自己产生过思想斗争,难以抉择是否要保住孙兴,并且孙兴实际上是反派桎梏她的筹码。



而在现实生活中,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却从未有过动摇的念头,也没想过保护这样的强奸犯是不是对自己民警身份的侮辱,甚至进了监狱也不知悔改。


尽管对着镜头忏悔,但却一次又一次为自己辩解,这些都是出于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

27_otGBD8IeTaJkK1XAuuRy5VSw5OX4Dg.jpg



同样,在电视剧中,孙兴的父母,一个是家大业大的企业家,一个是身居要职的高官。



在现实里,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一个不过是普通民警,另一个也不是什么太有权势的官员。


可就是这样,他们依旧编制出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牢牢把控着当地的一切,为黑恶势力撑起了保护伞。


正是这些人,让人民群众惶惶不可终日,成为了社会的毒瘤,损害着大众的利益。


扫黑除恶,是近年来社会的高频词。没有人不渴望正义。社会在进步,法律在完善,公平正义也终将会伸张。


愿世间不再有黑恶的丑事,更不再有“保护伞”!

标签: 暂无标签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资源大咖吧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作者信息

广告位 投稿